晴雯死后她的遗产达三四百金,这笔巨额财富从何而来?

这里的三四百金历来被读者所争论,有的认为三四百金里的“金”指的是金子,还搬出除夕前贾珍和乌进孝说的一段话佐证,原文:“纵赏银子,不过一百两金子,才值一千两银子,够一年什么”。

晴雯原是跟着贾母的丫鬟,后来被与了宝玉,怡红院的丫头向来比别处的丫鬟要有面儿得多,加上有贾母屋里拨出来的背景,晴雯真成了大观园里比真小姐还金贵的“副小姐”,好比林之孝的就说过:别说是老太太屋里拨过来的人,就是老太太屋里的猫儿狗儿也轻易伤它不得,只可惜,这一套在王夫人身上并不管用,抄捡完大观园后,便将积攒多日的怨气继续撒在怡红院的几个丫头身上,素日抓尖要强的晴雯首当其冲,被两个婆子从病床上拉下,架出园子。几日后,晴雯香消玉碎。

晴雯死后,她的表哥嫂依王夫人之命烧埋完毕,将其生前所剩的衣履簪环收了,作后日之计,这些衣履簪环,有三四百金之数

晴雯死后她的遗产达三四百金,这笔巨额财富从何而来?


这里的三四百金历来被读者所争论,有的认为三四百金里的“金”指的是金子,还搬出除夕前贾珍和乌进孝说的一段话佐证,原文:

“纵赏银子,不过一百两金子,才值一千两银子,够一年什么?”

注意,此处明确说的是一百两金子,而非一百金,所以晴雯的三四百金并非指三四百两金子,要不然,晴雯遗产整整达三四千两银子,这是多可怕的数字?

而这三四百金指的是三四百两银子是有据可依的,另一部明清小说《儒林外史》中,张铁臂向娄家两公子借银子时,口中称“我那恩人已在这十里之外,须五百两银子去报了他大恩”,两公子则道:“五百金小事,何足介意?”,而后果将五百两银子付与张铁臂。

事实上在《辞源》中有记载,一金在秦汉时期指一斤铜,宋以后便指一两银子了,就像现金说的一百仅指一百元,而非一百分或一百万。

晴雯死后她的遗产达三四百金,这笔巨额财富从何而来?


所以,晴雯的三四百金是三四百两银子无疑。可即便是三四百两银子,也是笔巨额财富了,要知道刘姥姥这等农民一年到头一家花销也就20两,赵姨娘每月月例才2两,所以晴雯的遗产可以让刘姥姥一家过至少十五年,而赵姨娘起码要熬12年的“油”,一分不花才能攒到这么多钱。

那么,晴雯一个才一吊钱的丫鬟,在贾府不过六年时间,如何攒下这么多钱的呢?

大头是衣履簪环

在古代,服装首饰皆由手工缝制打造,费时费力,人工成本不可小觑,而且贾府作为钟鸣鼎食之家,身上所穿戴之物必是上乘。晴雯虽为奴才,但贾府的奴才比外头小门小户的小姐还要金贵,袭人就曾跟家里人说过:吃穿和主子一样。而黛玉初进府眼见的三等仆人穿戴已是不凡。

晴雯死后她的遗产达三四百金,这笔巨额财富从何而来?


那么这些衣履簪环价值几何呢?刘姥姥初次打秋风时,凤姐便称正好有二十两银子准备给丫头们做衣裳,凤姐屋里才几个丫鬟呢?却整整花了刘姥姥一家一年的花销。更有第七十三回,王熙凤谈到贾府资金周转问题,旺儿媳妇还道:

“哪一位太太奶奶头面衣服折变了不够过一辈子的,只是不肯罢了”

这里的头面就是首饰,所以,晴雯的这些衣履簪环最有价值。

当然,除此之外,晴雯的私房钱也是有的,而且应不在少数。单单按晴雯的月例来算,每个月一吊钱,在贾府才做了五年八个月丫鬟的晴雯是不可能攒到这么多钱的。晴雯的私房钱,有其他来源:


主子打赏

贾府里,打赏好像成了约定成俗的事儿,比如邢岫烟,一个客人住在迎春的房里还得给下人打赏,要不然就没有好眼色瞧,这可以看出贾府的奴才们小费是收惯了的。现有例证,怡红院的丫头佳惠给林姑娘送茶叶,正遇着贾母给黛玉送钱,黛玉在给丫头们分钱时顺手抓了两把给了佳惠;蘅芜苑的一个婆子给黛玉送来燕窝,黛玉便命人给了她几百钱打酒吃。要知道比较低级的丫头每月也才五百钱,黛玉一出手就是几百钱,真真阔绰。

试想晴雯是怡红院得脸的丫头,更是贾母青睐的宝玉未来姨娘,晴雯素日为贾母做针线,受到的赏钱应是日常了。


怡红院的小金库

怡红院每月有一定的月例,但宝玉平日里根本没有使钱的机会,某年元宵节,宝玉回屋见麝月一人独自玩牌,便问为何不与姐妹们作耍,麝月称没钱,宝玉便道:“床底下堆着的那些,还不够你输的?”,从麝月称没钱来看,这床底的钱自然不是丫鬟们的,而是宝玉的,可是这位公子为了丫头们高兴,慷慨施与,不久,晴雯进来就抓了一把,称要把本要回来。而这赢回来的钱,自然是晴雯所有了。


​长此以往,晴雯能攒下百十两银子,不足为怪。加上那衣履簪环的折变,三四百金是合理数字。所以,贾府那么多丫鬟在被撵出时,哭诉求饶不愿离开是有道理的,但对晴雯却不是,对于晴雯而言,自己是贾母放在宝玉房里等着以后做姨娘的,所以潜意识将贾府当成了家,谁知风流灵巧招人怨,自身也不知收敛锋芒,成了王夫人和贾母斗法的牺牲品,着实使人扼腕。

"晴雯死后她的遗产达三四百金,这笔巨额财富从何而来?"的相关文章

热门关注